以“人”为镜,《小欢喜》如何透视最真实的“中国式教育”

你的位置:专科学校排名咨询网 > 重庆专科学校排名 > 以“人”为镜,《小欢喜》如何透视最真实的“中国式教育”
以“人”为镜,《小欢喜》如何透视最真实的“中国式教育”
发布日期:2022-07-20 21:56    点击次数:183

以“人”为镜,《小欢喜》如何透视最真实的“中国式教育”

导读:过于真实的《小欢喜》,每个跟“中国式教育”有关的人或许都应该好好看看。

文 | 羊毛

“我们就是中国街头巷尾里最普通的爸爸和妈妈。”

饱含着成年的欣喜以及迈向人生新阶段的期盼,电视剧《小欢喜》将镜头对准高三学生及陪伴他们备战高考的父母。聚焦高考这一特殊的人生节点,《小欢喜》通过平凡家庭迸发的教育冲突,以及关于亲情支撑的温暖记忆,再次引发了社会对“中国式教育”的现实思考。

真挚的情感底色下,是孩子与父母的迷茫和成长的影像见证,也透露着对社会现象和教育理念的观察、反思和前瞻。

从“不在场”到“强势入场”:

刻画“中国式”父母的教育群像

在多样的家庭结构中抓取典型,深入挖掘不同成长环境下风格迥异的教育形态,《小欢喜》中对教育主题的解读,依托于普通家庭中折射出的社会现象和朴实的情感共鸣。剧中的故事仿佛就发生在咫尺间的“你我他”身上,勾勒出中国家庭教育的众生相。

方家的“散养式”教育,季家的“空降”父母,乔家的“监控式”教育和离异父母的陪伴模式,以三个典型家庭为主线,由此延伸出的多种“中国式”家庭教育模式,构成了《小欢喜》的基本故事框架。父母从“不在场”到“强势入场”,家长与学生同步的高考焦虑和行为转变,即使同一个家庭的父母双方也会产生各式各样的教育分歧。

三个主线家庭中,方一凡家庭是“散养式”教育的典型。“佛系”父母方圆&童文洁给予了孩子充分自由宽松的成长环境,教育出了机灵活泼、兴趣广泛的方一凡。而在高考升学这一重要节点,前期的不够重视造成的成绩危机反倒加重了备考压力,看似惬意的“舒适圈”成为了一把成长双刃剑。更进一步地,这种关于“松”与“紧”的探讨,还不止在子女身上,父亲方圆之后人到中年的失业危机是否又是过度宽松环境下的前车之鉴?

季家叛逆任性的季杨杨高三生活的刻画,则还原了父母和孩子的沟通缺乏和陪伴缺失。父亲的高密度工作和特殊的社会地位,造成某种程度上对孩子教育的“缺席”,亲子关系的隔阂甚至让季杨杨把父亲的关心视为“回归家庭的政治任务”。在高考这一关键节点上,前期的相处不足造成的亲子隔阂使矛盾不断锐化,“空降”父母突然的教育介入,未尝不是中国家庭“零沟通”下教育困境的一种。

“学霸”乔英子家呈现的,则是“监控式”家庭教育下的得与失。看似优异的成绩背后,是母亲宋倩对高考过度重视下的自由禁锢。无论是药膳食补,百叶窗“开”“关”下的学习监视和外界隔离,还是剥夺孩子的兴趣爱好不让英子去天文馆,以及之后将矛盾推向顶峰,最终使英子逃课去父亲处的“乐高事件”,无不体现出中国式家长在陪伴备考的焦虑情绪下,对孩子学习生活的过分干预和极强的控制欲。

当精神交流上长期“不在场”的父母,固执己见地对孩子的学习强行介入,“强势入场”的高三家长和孩子间的矛盾初现。《小欢喜》的魅力,不仅在于在学校共同学习成长的高三学子,更在于性格截然不同的父母典型。你可能是方一凡、季杨杨、乔英子、林磊儿,肩负压力却也怀揣梦想;也可能是童文洁、宋倩、刘静,背负着工作和教育的双重考验。当具有熟悉感的情节在屏幕上重现,不同身份下的苦恼和诉求借由剧中人得以抒发与和解。

《小欢喜》将千千万万个家庭浓缩于几个“典型”家庭之中,人生重要阶段下的矛盾激化和误解消除在剧中显得生动鲜活。从细微处找触动,唤起整个社会的群体记忆;由个体出发,折射出立体饱满的“中国式父母”群像。《小欢喜》演绎的是中国的教育缩影,由爱出发、望子成龙的殷切期待和生活掌控下,是否又对孩子进行了“以爱为名”的亲情绑架,随着矛盾在剧中的激化,传统教育模式和父母定位的正确与否不禁引人深思。

“高考”再聚焦:

戏剧冲突下的现实教育思考

贯穿始终的亲子关系,矛盾爆发带来的教育反思,引人入胜的故事走向实则是教育内核的外化。《小欢喜》以亲情暖流触动人心的同时,也通过激烈的戏剧化情节,从教育者、父母、孩子三个层面对教育处多角度观察。“高考”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在“过于真实”的《小欢喜》里找到了答案,而且这份思考层层递进、卒章显志。

为师者:什么才能称之为真正的“教育”?

“高考成绩确实重要,但高考它本身只是一个过程。我们教书育人,核心就是培养我们的学生,让他们成才,而不是一味地追求升学率的数字。”当李萌老师向校长提出“蹲班”建议的时候,校长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作为学校考核标准之一的升学率、本科率越来越受到重视,而升学率压力下实施的对成绩优异学生集中培养的“重点班”,让基础较弱同学留级的“蹲班”措施,是否真的是根据学习能力的因材施教?又是否会因为区别对待,反而对部分学生产生负面效应?从老师、学校领导,到家长、学生的态度,都给予了多角度的解答。

当某一阶段的学习成果通过高考具象化,分数呈现出的数字反倒成为了教育的局限。成绩不应是唯一评判,育书者的教育本质仍是育人。

为人父母:谁的高考?谁的未来?

“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咱们俩的人生理想应该是一样的呀!”

身为母亲的宋倩,说出的这句话或许是许多中国式家长的真实写照。学区房、补习班,家长在为了孩子倾尽所有的同时,也无形中把自己的理想强加在了孩子身上,却忘了孩子不是附属品,不应该沦为家长的代偿性满足。

补品进补、娱乐禁止,家长的过度介入激发孩子的负面情绪,本应提供前进动力却弄巧成拙。当誓师大会上本应承载美好愿望的气球在是否要写上“考700分”的争执下爆炸,英子在精神高压下产生厌学情绪,旷课逃学,或许“引导”代替“控制”才是家庭教育的健康形态。

而季胜利向季杨杨道歉下的和解,则诉说着家庭教育中不容忽视的“道歉的力量”。在不善于表达歉意的中国家庭中,简单的一句“对不起”涵盖的既是亲子关系中的平等尊重,也是以身作则、知错能改的言传身教。

为学者:不忘初心,放眼未来,对自己负责

“你会怀念这充满汗水的一年,更会感谢今天加倍努力的自己。”高考只是成长道路的一个里程碑,用心经历它,而不是被它束缚。除却学校、父母等外界因素,教育的最终落点和决定性因素还是受教育者。

不为老师,不为父母,而是为了自己。当方一凡领悟了学习的最根本的目的,也就拥有了更稳固的动力,静心学习,有所提高。无论是英子CNSA的航天梦,还是季杨杨的赛车梦,承载梦想光芒的拼搏才更加有力。“无比庆幸梦远天高,却执意得到”,高考不是唯一的选择 ,却是实现梦想高效的“助力器”,为梦想的努力付出、执着奋斗酝酿出的是无悔青春。

高三生活之于《小欢喜》,不是“过去式”,而是“进行时”。以“人”为镜,在对现实的细腻描绘下,引出直戳社会的痛点和观众的笑点泪点的教育反思,勾勒出的是中国式教育的时代面貌。

发布于:山东省分享链接